學護理也懂道理 護士學生:「侍奉亡父般送病人最後一程」

公大護理學榮譽學士(普通科)

photo1 (公大設有醫療儀器和假,讓護理課程學生熟習各種醫療程序,圖中Janet正為假病人插鼻胃喉,亦即胃喉。)

龔子珊(Janet)報讀公開大學護理學學士(普通科)課程,原本只為取得學位以投考督察,與曾任警察的亡父一樣,懷正義之心幫助弱勢的人。直至到醫院實習,她發現病人患肺炎,令他可及時接受救治,也目睹孕婦腹部一層層被割開,讓小生命來到人世,終令她愛上這個能體味生命可貴、在病人脆弱時扶他們一把的職業。 有生必有死,病人吐出最後一口氣後,Janet也懷著尊重之心為病人清潔、更衣:「就如侍奉爸爸一樣。」

Janet文憑試後報讀公開大學護理學課程,盼取得個實用的學位,將來跟早於她4歲時便離世的爸爸一樣,當個正義的警察,但近年政治環境令她卻步,在醫院實習,卻燃起她當護士的熱情。

Janet將升讀大學四年級,這個暑假在醫院實習兩個月。一次她跟同學一起為一位腸塞病人檢查身體,發現他血壓很高,心跳也很快,遂立即通知病房負責護士,再通知醫生,原來那病人之前不願讓護士插喉抽走胃內已消化的食物,卻又因腸塞未能排便,結果不斷嘔吐,致嘔吐物進入肺部,引發肺炎,醫生診斷後立刻將他轉送深切治療部治理。

「病人很脆弱,除了家人探病的一點時間,其餘時間都要護士照顧,所以護士責任很大。」即使是厭惡性工作,也有其意義,Janet不諱言,有實習護士不願為病人換尿片,只想假手於大家稱呼為「阿姐」、「嬸嬸」的病房助理,「但這是護士最直接了解病人情況的時候,例如可看見長期卧床的病人臀部有沒有生壓力瘡,也可以從糞便看出病人的病況,如有沒有排便、糞便靚唔靚;患膽病的人,糞便很黃;若是痾血屎,糞便就如芝麻糊一一樣。」她說,選擇了做護士,就不要怕吃虧,換片、整理床舖、收垃圾,都是基本工作,不應逃避。

唯一令她心裡有點牢騷的,是有些病人把護士當成「妹仔」,呼喝式地吩咐他們「斟杯水來」,她笑言對這些病人沒那麼熱情,但還是會配合其需要照料他們。

Janet在婦產科實習時,見過因胎兒患唐氏綜合症而需終止懷孕的個案,家人可以見離開了母體的胎兒,但有些媽媽傷心得不欲見那最後一面;Janet也見過滿38周的胎兒突然夭折,母親只能無助痛哭。

人生無常每天在醫院上演,未正式出茅廬的她也漸漸看淡死亡,但母親承受百般苦楚把小生命帶來人間,還是觸動人心。Janet說,親身目睹孕婦由陣痛至把孩子生出來,原來比以前看短片震憾得多,「媽媽痛得叫,叫得很辛苦,我們一直為媽媽打氣,叫她加油,當BB哭時,媽媽很感觸地哭,我們也很感動」。有些孕婦要剖腹產子,醫生需把孕婦的肚一層層劏開,先是肚皮的脂肪層,然後是包著子宮的膜、子宮,直至把盛著羊水的膜割穿,羊水如溶岩般噴出來,醫生才可把嬰兒取出,「健康的生命來得不易,要珍惜生命、尊重生命,父母要對生命負責任,養育孩子」。

實習這段日子,她最難忘的是一次為病人伯伯接駁心電圖機,螢幕上原本應隨心跳躍動的線,一直只靜靜地橫躺著,她還以為自己駁錯線,後來才知病人已過身,只待列印那心電圖文件,及由醫生確認病人死亡時間。她其後幫忙處理遺體,為伯伯換上屍袍,「不要把他當成公仔般硬來,否則便是不尊重,我很小心、温柔地替他換衣服,就當侍奉爸爸走最後一程,彌補我當年未能為爸爸做些什麼」。

伯伯離世,也令她思考「伯伯一生經歷了什麼?到我過身時,有沒有人知我經歷了什麼?」當她更意識到生命有限,她也更確定在世時要盡力做想做的事,別被世俗的「成功」框架框住。本身是港隊攀冰運動員、2015年在攀冰難度賽及速度賽分別排名世界62及21的她,立志要攀上每個國家最高的山峰。在工作上,她同樣希望擔任富挑戰性的崗位,當手術室和急症室護士。

她相信,憑著開朗的性格、不懈努力及責任感,即使工作辛勞及壓力大,她都可克服。 

Photo

 

延伸閱讀:寬進嚴出 上課一秒不能

Janet即將升讀公開大學護理學學士(普通科)四年級,同屆有200多名學生,已有10多人中途退學,她說,護理學課程內容及功課都相當多,有些同學因考試不及格未能升班而放棄,亦有同學實習時捱不住追更之苦,為當護士之路劃上句號。

現於公大讀護理學(普通科)學士一年級的阿玲說,該科收生成績不高(見附註),但易入難出,「競爭很大,有很多名校生、有一半學生都很勤力,一下課就去圖書館温習,記下問題翌日上課問,有幾個同學又經常在學校的網上討論區向老師發問」,當中沒獲政府資助學費、需每年支付全數11.18萬元學費的學生尤其「搏殺」。 Janet亦指,護士學生要背誦很多資料,包括病理、藥物知識、護理程序、併發症等,她每周要上4至5課,每課上4小時,另加每周數小時的導修課;功課量亦多,如要因應指定的病歷撰寫護理計劃書。她說,護理學系課業繁重,加上公大參與課外活動的氣氛不濃厚,同學一般在一年級時「上莊」,之後就專心讀書,「要有心理準備勤力讀書,不能迤 (hea),因讀了的知識真的會派上用場」。

公大護理學一年級其中一科要考核護理程序,包括打針、吊鹽水等,阿玲形容示範護理程序的考試有很多「炸彈」,「如起初沒核對病人身份證,或打針前沒有為裝著注射藥物的樽的蓋消毒,就會扣很多分,要筆試很高分才可合格,但很難」,若該科不合格,就得留班重讀一年級。

Janet說,護士學生要不斷練習護理程序,如為海棉打針、為器官齊備的假人插胃喉,每個程序都要練習數十次,但實戰時會有差距,最重要冷靜。去年暑假她在專科門診實習時,首次為病人打針,未料「拮」血肉之驅遇到的阻力比「拮」海綿大,「不可以被病人知道我怕,我謹記動作要快,就當擲飛鏢般拮下去」,終完成任務。她又曾為因吊鹽水吊太久致手部血管塞掉的病人「通血管」,過程中因夾住吊鹽水的喉管時夾得不夠緊,令注進病人體內的鹽水連同病人的一點血倒流,「自己也嚇一跳」,但她立刻冷靜下來把程序重新做一次,「不要以為自己練過很多次就不會出錯,必須更小心」。

她說,做護士最重要有責任感,每到一個部門工作前必須重温相關知識,如被派往肝膽專科,就要温習肝膽手術的的醫療程序。護士也要關顧病人,如勸糖尿病人控制飲食,有時醫生太忙,忘了為長期病患者處方藥物,護士都要提醒醫生。

「追更」亦是一項挑戰,如當完晚上10時至翌晨7時的更,下午2時又要上班,即使累也要撐著,「忙到不會覺得睏,就算累,洗個面再來,醒醒定定,不要做錯事」,等到放假便不斷睡覺補償。 為訓練學生守時,公大護理學規定,學生每科只要遲到或缺席兩次,就要重新修讀(retake)該科,每堂可謂一秒鐘也不能遲,阿玲指,學生要利用平板電腦透過中央系統點名,上課時間一到,系統就要自動關閉。此外,學生要穿護士裝上練習課,練習護理程序,衣著欠整齊也當作缺席,阿玲指,曾有學生在黑色T恤上套件護士服就算,因黑色T恤突了出來而不獲教師接受,也有學生沒用卡套套著學生證,掛在胸前,同樣當缺席論。

 

註:2016學年公大護理學自資學士課程的普通科及精神科收生成績中位數分別為19分及17分(四科核心科及一科選修科成績總和,文憑試2級為2分,如此類推,5**級為7分)。公大同時提供參與「指定專業/界別課程資助計劃」(SSSDP)的護理學課程,獲取錄的學生每年獲資助7萬元學費,普通科及精神科SSSDP課程2016學年的收生成績中位數分別為21分及19分。

 

【類近課程】
資助課程
•理大精神健康護理學(榮譽)理學士
•理大護理學(榮譽)理學士
•中大護理學•
•港大護理學資助課程
•理大精神健康護理學(榮譽)理學士
•理大護理學(榮譽)理學士
•中大護理學
•港大護理學學士
•職業訓練局長者社區保健護理高級文憑


自資課程
•公大護理學榮譽學士(普通科)(部分學額獲SSSDP資助)〈本文受訪者就讀課程〉
•公大護理學榮譽學士(精神科)(部分學額獲SSSDP資助)
•東華學院護理學健康科學(榮譽)學士(部分學額獲SSSDP資助)
•明愛專上學院護理學榮譽學士(部分學額獲SSSDP資助)
•香港高等教育科技學院醫療護理(榮譽)理學士
•城大專上學院/香港澳大利亞伍倫貢書院社會科學副學士(應用社會科學)(輔導與諮商/健康護理/國際關係/都市研究)
•港大附屬學院健康科學副學士 (護理學)
•明愛社區書院健康護理、營養學及體適能高級文憑 •嶺大持續進修學院長者健康及護理高級文憑課程
•中大專業進修學院健康護理高級文憑課程
•公大普通科護理學高級文憑
•公大精神科護理學高級文憑
•公大李嘉誠專業進修學院醫療護理高級文憑
•東華學院護理學高級文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