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像三維 X光片之間看人體奧秘

理大放射學(榮譽)理學士

胡楚鋒
(修讀放射學,胡楚鋒形容要有想像能力,從平面X光圖像中想像出立體的人體部位。)


救急治病,不單是醫生和護士的事,很多前期檢查如照X光、CT Scan,以至後期治療如癌症放射治療,都是由放射學的專才主理。就讀理大放射學二年級的胡楚鋒,深深體會到放射學不是操作儀器那麼簡單,要由2DX光片中看出3D立體的身體,分辨到不同部位以至血管,需要很強的想像力,而要看出影像中的陰影,找到不尋常之處,則要專門訓練的眼力。

胡楚鋒中學時已對生物、醫學等有興趣,考慮過自己的分數,將理大的放射學放在第二志願。讀放射學可以有兩個職業走向,一個是醫療影像,一個是放射治療,學生在二年級的12月便要決定自己的取向。

醫療影像,就是X光、CT掃描等,是幫助醫生判斷病症的重要一環;放射治療,則是關於腫瘤科的治療,以高能量伽瑪射線遏止癌細胞擴散。這兩個走向分別很大,胡楚鋒個人較傾向投身醫療影像工作,「醫療影像有點像流水作業,較為簡單,亦不用長時間對住同一個病人,但放射治療就涉及幾星期的療程。長時間對住同一個癌症病,有時會出現突發事件,可能做了兩次病人便突然死了,我們會有心理壓力。」


要投身放射學專業,不只要懂得操作儀器,還要如醫生般了解病理,第一年便與其他護理系等學生一同學習基本人體知識,如人體解剖課、生理學等,亦有物理學的知識,要知道那些輻射對人體細胞的細微影響,懂得以數學計算輻射量,第二年則開始讀病理學及實習。

怎樣才算懂得看X光片?原來殊不簡單,胡楚鋒稱那些X光片是將原本立體的人體變成平面影像,CT掃描更是展現人體的橫切面,不但要一眼看出影像中的是哪個部位,更是要認出是哪一個器管、一條血管、骨頭的哪一個位置等,單靠死記並不足夠,要有技巧和想像力。

「教授也有一些有趣的方法幫你記憶,例如說一個狗的形狀,當中狗頭是代表脊骨的某個位,這些方法就是用想像力去幫你記憶。因為影像是由3D壓成2D,到底影像中的東西哪個在前,哪個在後?真要有想像力才能看得到。」醫療影像很多時涉及骨折個案,學生要知道每一條骨的名字,甚至扭到不同的方向,都能夠清楚認出那是骨頭的哪一個位置。

記憶力、想像力之外,放射學的學生還要有很強的「眼力」,也就是觀察力,可以在X光片中看到最細微的光暗變化,從中找出不尋常之處。醫生要在燈箱上看X光片,就是這個原因。現在科技進步,學生都可以從電腦中看X光片,但上課時學生都要自己帶電腦來看,因為X光片中的光暗變化實在太細微,用學校的投影機投射出來,都未必能看得出差別。

至於使用儀器就簡單得多了,唯一較複雜的,是學生要學懂如何令到X光片影像變得更「靚」一些,就如學拍照、在黑房沖灑相片一般,學生要不斷調整儀器與菲林的距離,找出能夠影得最好的X光片的位置,十分講究。這種調整試驗,當然不會用人來試,他們會用水或者塑膠物品去試,試出最清晰的影像。

檢測儀器
(擔任放射專業的人士,要時刻留意輻射安全,身上會配備熱釋光劑量計,每個月檢測一次身體接觸到的輻射劑量,如過量便要放有薪假。)


儀器用以發放輻射,安全性是最重要,學生一早已經要學安全知識,在學校亦絕對安全,「學校的安全性比醫院還高,X光機和按掣是兩個房間,而且要關上門才能夠開到機,按掣時會叫「X-ray」提醒大家。胡楚鋒說只要站得夠遠,便不用擔心輻射,「通常距離遠一倍,便少幾倍輻射,一般而言五至六米已經夠遠」。

將來工作時,他們的身上還會有儀器檢測輻射量,「如果輻射量超過了,便要放假,而且是放有薪假」。

【類近課程】
資助課程
•理大放射學(榮譽)理學士〈本文受訪者就讀課程〉

自資課程
•東華學院放射治療科學(榮譽)理學士(部分課程獲SSSDP資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