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醉化學世界變化萬千 迎難而上冀成專業化驗師

1

(透過大學的網絡,Yoyo曾到業界著名企業擔任化學導師,運用化學知識教導四至六歲小朋友,親手製作太陽油。)

「三歲定八十」或無科學根據,但科大化學系三年級生Yoyo從小對化學世界的鍾情,絕對是一直推動她實現理想的動力。三年前成功考入大學,驚覺理想和現實竟有落差,不但多年所學的化學知識無用武之地,讀書成績欠佳且「做Lab」(實驗課)「幾大壓力」,更預視畢業薪酬未如理想。幸而一次次的衝擊並無打沉Yoyo成為化驗師的決心,反而對自己所選的道路更加清晰,無悔尋覓人生專屬的化學方程式。

「糖呢兩茶匙,仲有啲橙皮添」,耳熟能詳的電視旁白,在香港科技大學化學系三年級生Yoyo眼中,為一直鼓勵她探索化學世界的聲音導航。Yoyo從小就對身邊事物充滿好奇心,對化學實驗更是異常着迷,「細細個食飯個陣,會將豉油、糖、鹽mix(混合)埋一齊,睇下有咩化學反應」。

經歷香港中學文憑考試的洗禮,Yoyo脫穎而出入讀香港科技大學,二年級亦成功選修心儀的化學系,陶醉於千變萬化的科學世界。早前暑假她更一嚐在擁有香港實驗所認可計劃(HOKLAS)認可資格的實驗室內實習,將課本理論融合實戰經驗,逐步裝備自己,迎接未來畢業投身職場。
 

大學生涯看似一帆風順,但原來首個學期學習化學理論,已令Yoyo 感到相當沮喪。「我expect(預期)自己唔會太差,但一開始就聽唔明」。她解釋「中學教electron(電子)畫圖圈,係最、最、最、最basic(基本)嘅Chem(化學知識),大學竟然同你講中學教個套理論係錯嘅」,當下感覺「完全推翻左呢幾年嘅思想,好接受唔到」。

一切要重新開始,但原來並非憑興趣就可輕易克服困難 。剛入大學,單是實驗課已令Yoyo感到「好chur(吃力)」及「幾大壓力」,除了進行實驗時被助教「監視」會隨時失分,完成實驗亦要限時內繳交報告;而為了在二年級能夠選讀心儀的化學系,Yoyo必先修讀相關的數學科目,但她自問「數學奇差」,曾在期終考試「一百分只得十一分」;再加上Yoyo指系內近八成教授來自內地,未能習慣對方的英文口音,對學習亦有一定影響。

2

(除了上課和做實驗,Yoyo亦參與不少課外活動,例如在科大理學院擔任新生導師,協助一年級同學融入大學生活。)
 

成績欠佳、信心欠奉,一度令Yoyo對夢想卻步。不過,回想初衷加以默默努力,Yoyo最終還是考上一直鍾情的化學系,她笑言「其實揀major(主修)競爭唔大,Bio(生物系)比較搶手,入Chem(化學系)相對輕鬆,只要唔好差到貼地」。她又分享「貼士」,稱跟助教混熟及請教師兄姐撰寫報告後,「做Lab」已不再那麼大壓力。

躋身成為化學系學生後,化學相關課堂大增一倍,其中實驗課更由以往每周約三個小時增加至六個小時。接觸更多的化學理論和實際工作後,Yoyo對自己所選的道路亦更加清晰。她認為成為化驗師要「做事細心」,但坦言工作「幾悶嫁」,舉例指曾參訪化驗布料的實驗室,其職員稱新入職同事「可能頭兩個月都係幫手剪布」。

除了課程變化,Yoyo心態上的調整,才是成為化學系學生的最大改變。她立志要在化學相關科目上追求更佳的成績,認為「讀Chem Major(主修化學)要配得起Chem Major」。

談及未來畢業Yoyo早有打算,仔細分析市場上的工作機會——包括在學院的研究實驗室(Research Laboratory)或私營的商業實驗室(Commercial Laboratory)工作,又或加入政府和馬會等部門,亦可銷售藥品或擔任老師,更可繼續進修博士學位,或從事相關科學鑑證工作。

心中雖有全盤計劃,但近日Yoyo聞說同系畢業生薪酬只得港幣12K(一萬二千元), 如何是好?她坦言心中亦曾有一絲動搖,說:「其實有諗過仲好無做(化驗師),不過我唔心息嘅,未入大學之前已經諗呢條路,唔做嘅話我之後一定會後悔!」



【類近課程】


「香港城市大學 - 理學士(化學)」「香港浸會大學 - 理學士」(未來主修課程選擇包括化學)「香港理工大學 - 化學科技(榮譽)理學士學位」
「香港理工大學 - 化學科技高級文憑」
「香港中文大學 – 理學」(未來主修課程選擇包括化學)
「香港科技大學 – 理學」(未來主修課程選擇包括化學)
「香港大學 – 理學士」   (未來主修課程選擇包括化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