助讀寫障礙小朋友學習 冀成為臨床心理學家

123讀心理系是否會學讀心術?懂得催眠嗎? 就讀中大社會科學學士(心理學)三年級的潘恩陶同學笑說,朋友經常問她這些問題,她笑說,「我們不懂得讀心術和催眠,不能估你在想什麼,外界對心理系有很多浪漫的想像。其實,我們做很多研究和實驗,很重數理分析。」

潘恩陶的媽媽是一位社工,經常幫助弱勢社群,爭取福利。小時候,恩陶從媽媽口中得悉,當臨床心理學家可以幫助別人,當時她的朋友亦受情緒病困擾,促使恩陶報讀中大心理系,立志成為臨床心理學家。恩陶不時應用心理學的常識,了解朋友的情緒狀況,「當朋友不開心時,也未必清楚情緒低落原因,我嘗試追問他。他的潛意識會收起部分想法,我從追問中了解真正想法和問題。」

恩陶說,社會科學學士(心理學)課程分了四大範疇,分別是臨床心理學、 教育心理學、組織心理學、認知心理學。她解釋,「臨床心理學是心理治療作為診斷治療,我們會讀情緒病的形成;教育心理學是有關小朋友成長的認知能力、學習能力的變化。組織心理學是與商業有關;而認知心理學便是講解腦部結構。」她表示,中大心理系偏重數理及科學分析,她在DSE課程中修讀文科,因此,她一年級時覺得很難適應課程,而曾經修讀生物課的同學會較易掌握心理學。

333

(潘恩陶(下左二)入讀心理系時,積極參與系會活動,擔當秘書工作。)

雖然心理學課程比預期艱辛,恩陶亦樂中其中,她最感興趣的是協助教授做研究,做research assistant (RA)。「我喜歡落手落腳做研究,之前曾找來特殊教育需要(Special Education Needs, 簡稱SEN)學生,看看以什麼教學方法,令他們學懂寫字。我能親身服務社群,仔細研究他們,覺得很有趣。」她表示,教授研究的題材廣泛、五花八門,讓心理系同學實踐理論,例如有教授人研究情緒病病人的思考模式,亦有同學需要做評估,控制科學儀器,看看小朋友的腦部神經原怎樣運作。

恩陶表示,心理學同學必需完成計學分的實習課(practicum),被派到非政府組織(NGO)實習,例如香港傷健協會。同學會跟隨社工,學習帶組、舉辦活動的工作。她坦言,practicum的工作較瑣碎沈悶,難與真實的intern相比,很難學以致用。

4

(潘恩陶享受中大的校園生活,心理系會為舊生準備畢業禮的攝影佈景。)

恩陶希望完成學士課程後,繼續報讀心理碩士課,才能獲得臨床心理學家的專業資格。然而,要成為臨床心理學家,過程一點也不簡單。恩陶表示,中大心理系每年收六十多位本科生,最終只有兩至三位同學順利報讀中大碩士課程,中大臨床心理學碩士課程每年收十九學生,港大碩士課程也差不多。「十個讀心理,九個都想做臨床心理學家,於是有同學會邊做NGO工作,每年都試試報碩士,有人會到外國讀書。」

恩陶說,臨床心理學家必須得到香港臨床心理學家協會的認可,才能正式工作,而協會只會承認中大、港大及外國著名大學的學歷,篩選過程十分嚴格。恩陶指,雖然協會認可並不是什麼牌照,沒有協會認可的心理學家依然可以工作,卻不會得行內人的認受性,最終難以受聘。因此,有興趣在心理系發展的同學,務必看清楚課程的細則,以及香港臨床心理學家協會的要求。

 

類似課程:
 

香港大學﹣社會科學學士(心理學系)課程

香港教育大學﹣心理學學校及社區)社會科學碩士

香港浸會大學心理學社會科學學士(榮譽)學位

香港城市大學專上學院﹣社會科學副學士(應用心理)

嶺南大學持續進修學院﹣輔導及心理學(榮譽)文學士學位課程

嶺南大學持續進修學院-心理學(諮商與輔導)高級文憑